中泰恒泰18号维权发布会都讲了啥

点击了解选信托网   时间:2019-12-24 12:05

注:本文作者:证券时报,感谢原作者。

因实控人不明被业内戏称为“史上最神秘信托公司”的中泰信托,年底光景依旧不太平。


12月23日,中泰恒泰1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恒泰18号”)的112名受益人以及被委托人在上海召开媒体发布会,控诉中泰信托多项不作为。
上述指控包括:中泰信托股东不透明,以至于产品出现违约兑付等问题时无实控人出现协调、解决问题;中泰信托在产品推介期提供给投资人的销售材料和目前官网挂出的销售材料是不同版本,内容存在显著区别;中泰信托在产品存续期管理不审慎、未能有效保全信托资产,在融资方逐步暴露风险的过程中未能及时预警并采取必要有效措施……
信托百佬汇记者在发布会现场看到,中泰信托董事长吴庆斌也出席了本次由投资者主导的发布会,但在如何偿付等关键问题上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中泰信托相关人士回应信托百佬汇记者称:“对于投资者召开媒体发布会的措施,我司支持投资者依法通过各种渠道维护正当利益、行使合法权利,同时也希望投资者能理性地面对宏观环境变化、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短暂波动,理解去杠杆、供给侧改革的举措。” 



焦点一
产品投向及政府承诺函
中泰信托于2017年发行“恒泰18号”,向青海省国资委下属国企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青海省投”)提供融资48040万元,涉及159名投资者。信托单位分9期成立,期限2年,各期信托单位原定于2019年5月11日至2019年8月8日陆续到期结束。



根据此前的销售材料,投资100万元-300万元(不含)预期年化收益率7%,300万元-2000万元(不含)预期年化收益率7.2%,2000万元以上协议预期收益,资金投向“青海省投”持有的青海宁北发电有限责任公司47.29%的股权对应的股权收益权以及青投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100%股权对应的股权收益权。
相关投资者表示,2017年5月,他们收到的“恒泰18号”投资指南和可行性研究报告对产品类型标注为“政府平台类”,交易结构图中也清楚注明“青海省国资委出具承诺函”。
“就是以上两个信息,误导了投资人相信这是一个政信产品,同时青海省国资委的承诺函也让我们相信了产品的安全性。”有投资人表示。
然而今年8月产品逾期后,中泰信托理财经理发来的另一份销售材料简介却将该产品的资金投向描述为“工商企业”,交易结构图中也删除了“青海省国资委出具承诺函”这一信息。
对于投资者对产品推介资料的质疑,中泰信托未予回复。


 


焦点二
股东阳光化迟迟无进展

2017年12月,原上海银监局向中泰信托下发《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2017]14号),指出中泰信托存在法人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实际控制人不明;部分业务开展违反相关法规规定等问题,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严重危及公司稳健运行、损害公司客户合法权益。为此,采取审慎监管强制措施,责令中泰信托暂停新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不得再募集。

然而,两年时间过去了,中泰信托股东阳光化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法人治理存在问题,这是一个机构最根本的问题。实际控制人不明,有可能导致经营者为了个人或小团体利益牺牲公司利益,监事会对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的监督约束也会形同虚设,这也是中泰信托部分业务出现违规的根本原因。”有投资者对记者表示。
对于迟迟未完成的股东阳光化,中泰信托相关人士回应信托百佬汇记者称,“据我们所知,股东、德瑞信托计划受益人正积极推动相关工作,严格落实监管要求,争取早日完成整改,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推进公司持续稳健发展。” 

焦点三
存续期管理是否审慎
  • 2017年12月14日,鹏元资信发布公告称青海省投2017年前11个月累计新增借款占2016年末净资产的比例为30.71%,提醒各机构关注其债务规模的快速扩张。
  • 2018年9月6日,标普将青海省投的信用评级由BB-下调至B+,所有评级维持负面观察。
  • 2018年底,青海省投债务问题进一步恶化。青海省政府也就青投集团债务问题,于2018年12月9日成立了“调整支持青投集团改革脱困工作领导小组”,国家开发银行在青投集团债委会中也处于牵头位置。
另有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青海省投对金融机构的债务有28.1亿元已逾期。
然而中泰信托在2019年1月9日发布的“中泰恒泰18号”2018年四季度管理报告中表示,“本信托计划成立至今,未发生信托资金运用重大变动情形,未发生涉及诉讼或者损害信托财产、受益人利益的情形。”
投资者认为,中泰信托在产品存续期信息披露失职,未能在获知信托资金使用方财务恶化、信托财产可能遭受重大损失三个工作日内向受益人披露并在七个工作日内向受益人书面提出信托公司采取的应对措施。
对此,中泰方面解释称,“恒泰18号”项目存续期间,根据青海省投披露的财务数据,其在项目伊始的资产负债率为78%,2017年末资产负债率为76%,2018年年中资产负债率为77%,金融负债总规模在2016年底、2017年底和2018年中分别约为332亿元、393亿元、394亿元。对比公司整体资产规模扩张情况,公司负债率和金融债务扩张未出现巨额增幅。公司短期负债与当期资产规模的比例基本稳定在30%,且利润水平也未发生大幅度的变动,财务状况从数据反映上没有明显的恶化倾向。同时,公司2018年公开的主体信用跟踪评级维持稳定,2018年12月利息亦正常支付。“前后对比可见,青海省投表面稳定的财务数据与其现在表现的财务状况存在很大差异,而今年集中爆发的公开市场违约舆情又导致了企业融资链断裂,让公司融资难以为继,最终导致了青海省投债务危机的全面爆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评级机构在2018年对青海省投主体信用的公开评级始终保持AA不变,直至2019年7月才发布了下调评级的公告。众多金融机构深陷省投债务泥潭无法脱身。” 

焦点四
逾期项目如何偿付
据投资者反映,因信托计划逾期未兑付,“恒泰18号”投资人代表于今年9月、12月初以及12月23日,多次与中泰信托董事长吴庆斌面谈沟通,希望中泰信托提供令投资者满意的解决方案。
而中泰信托方面继续坚持今年9月受益人大会审议通过的事项,即大会决议生效之日1年内,青海省政府/或债务人青海省投提供其他机构作为融资主体完成债务置换,则在债务置换完成后十个工作日内,根据合同约定的预期收益率,按上一次信托利益分配日至本次信托利益实际分配日期间各信托单位实际存续天数计算并分配受益人预期信托利益,本金一并向受益人进行分配。
如债务人青海省投宣布进入债务重组程序,则在债务人宣布进入债务重组程序之日起2年内,由中泰信托协调向青海省政府及/或青海省投安排的适格融资主体提供融资,融资金额为青海省投实际清偿债务与受益人投资本金的差额部分,该部分融资专项用于偿还青海省投对恒泰18号信托项下的未偿本金。期间青海省投若主动偿付恒泰18号信托项下的债务,中泰信托作为受托人在收到相关款项后的三个工作日内全额扣除诉讼费用和受益人大会等相关信托费用后分配给受益人,中泰信托不再收取任何信托报酬。
对于上述还款方案,部分投资者认为,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还款方案,都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青海省政府/或债务人青海省投提供/安排……融资主体”。换句话说,如果青海省政府或青海省投不能或者不愿意提供/安排这个融资主体,这两种还款方案就是一纸空谈。事实证明,青海省投违约7个多月后,确实没有这么一个“融资主体”出现,所以恒泰18号问题拖到现在迟迟不能解决。
据中泰信托相关人士反映,2019年12月19日,由青海省国资委副主任汪贵元带队,青海省投董事长程国勋等一行至中泰信托就恒泰18号项目债务化解问题展开了新一轮磋商,并就以债务置换解决投资人资金的思路基本达成一致。
具体而言,中泰信托拟自行筹集资金,投向青海省内其他信用记录尚可的主体,用以置换青海省投该笔债务。但青海省方面提出了放大六倍杠杆,成本下浮35%,借款期限5年以上的置换方案,即:按现有债务规模,中泰信托需再向青海省其他主体提供30亿5年期以上的融资,青海省方面才愿意配合置换现有的5亿债务。因该条件过于苛刻,双方仍在继续协商之中,但只要青海方面能够配合拿出主体用于债务置换,且中泰信托筹集的资金得以全部用于解决投资人的资金兑付,中泰信托将全力推动置换工作落地。
对于中泰信托提供的上述说法,投资者并不信服。“无论是债务置换还是债务重组,这两种解决方案都需要中泰信托协调资金放款,但是中泰信托已于2017年12月暂停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业务,还怎么成为放款资金来源?”投资者质疑。
中泰信托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我司仍积极与青海方面协商,力争形成切实有效的债务化解方案,同时不放弃进一步采取司法措施清收债权。对于投资者召开媒体发布会的措施,我司支持投资者依法通过各种渠道维护正当利益、行使合法权利,同时也希望投资者能理性地面对宏观环境变化、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短暂波动,理解去杠杆、供给侧改革的举措。我司与投资人的目标始终是一致的,我们坚持按照法律法规以及信托法律文件约定,积极、审慎履行受托人职责,维护和保障投资者利益,委托人若有需要我司提供法律或其他利于项目解决的援助,我司可以在信托财产承受范围内提供相关援助工作,并可先行垫付法律援助金200万元。”


中泰信托恒泰18号

相关内容来源于产品资料及公开信息,不构成具体投资建议,联系400-099-6690或关注右侧公众号获取个性化咨询服务。

您有需求,联系我们!

电话
咨询

400-099-6690

微信
咨询
扫一扫关注微信
返回
顶部